不是神是侠(含大量剧透慎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必看电影的列表,在我的列表里“我不是药神”一定有一席之位。

程勇在身为女性的我眼中实在不是一个好男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是个好父亲好儿子。他会家暴妻子,开的店还是个卖被伟哥比下去的印度神油的,每日里钱包干瘪整个人也颓废的紧,他的儿子想要一双260的球鞋,他把钱包里的钱都给了儿子,老实说我没看到他有没有凑够钱但我看到了一沓钱里有零钱,面对老父的重病也重视的很,但苦于囊中羞涩不得不决定接个私活。

说私活其实是有些美化了,实际上就是走私药物。

而这就是一切的起始。

当时慢粒白血病患者的救命药格列宁正版腰四万一瓶,而印度仿制的只要五千而成本价才几百。为了父亲的手术钱程勇带回了一百瓶并结识了刘思慧,为了获取代理权又认识了刘牧师。他的本意只是为了钱,对他而言命就是钱,但对于那些病人而言他是他们希望让他们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本来一切都会发展的很好,但由于一个患者病情变严重了又牵扯出来一个假药贩子张长林,也因为他知道了贩卖假药获刑期限,甚至因为他的报警使程勇决定停止卖药。

不能说他贪生怕死,对于小人物的程勇来说,他上有老下有下,他必须平安的努力赚钱,他的决定没有错。在一个吃火锅的雨夜他说出不再卖药的打算,使这个因为药凝聚起来的小团伙最终散了。一个接一个离开了,吕受益最后也离开了,出了门他肩膀上的衣料颜色就变深了,那晚定是下了场大雨。

一年后,他开了小作坊,从一个拖欠房租的颓废中年大叔摇身一变成一个事业有成的小老板,生活安定还富裕。

但是吕受益入院了,因为没有药,病情加重了,他当年承受不住这个病崩溃的想要自杀但为了孩子还是坚强的进行治疗,如今却又一次自杀,他承受到了极限,在一个夜晚他醒了过来,或许只是单纯的起夜或许是疼痛难耐,他看着儿子的睡颜笑了。他逝世后,程勇去了,他的照片上还是笑着的模样,看着还是那么精神有活力。程勇出门后看到来拜访的人群们个个面带口罩,他们都是病人。契机就在这里吧,他决定重新贩药,不为盈利只为救命,曾经五千一瓶的药只卖五百。

他图什么呢?

人命又或者是希望。

他重新聚集了曾今的团伙继续贩卖药物,但是警察还在追查这种走私药物,他最终还是被抓了个现行。

在送往监狱的途中,受他帮助的病人们自主站在道路两旁送他。

剧情其实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私以为在一些小细节上表达的很好,比如在一众病人围在格列宁公司楼下讨要说法时,他听到公司负责人发言时表露出来的讥讽表情很传神,在看到印度格列宁时的激动兴奋。他也可以说是推动全剧剧情发展的人物,他带着程勇认识了思慧和刘牧师也是认识黄毛的一个接入点,但其实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橘子。第一次和程勇见面时他带着橘子,一年后病情加重入院和程勇见面时也问了要不要吃橘子,在他逝世后黄毛在外面吃着橘子,莫名有一种轮回始终的感觉。

黄毛在一开始就为了同室病人抢药,那时就表现出了一种匪义。他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不想让父母担心离开了家独自生活,团体在夜总会即将发生激烈冲突时一手握住酒瓶。我还是要说一句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好不容易决定回家,剃了头买了票,但为了程勇挑衅警察不幸被撞,不能说他傻,而是他的义让他做出这个决定,而在现今这个社会我们还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个义?我只是可惜,可惜他不能看到更美好的未来。

相信大家对于假药贩子张长林都会有一种讨厌的感情存在,如果不是他程勇还会继续卖药,如果不是他加价药也不会停售。但他也是个小人物就像曾经的程勇,可他也会蜕变就像现在的程勇。私以为他和程勇很像,两人都有那么些相似之处。他在被抓后面对审问要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又缓缓呼了出去,我一直认为在这段时间里他是在做思想抗争,他最后什么人都没供出去。

2002年,慢粒白血病存活率30%。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概率。

但是很庆幸在程勇事件后国家将格列宁列入医保药物,现如今的存活率是85%。

电影中还有很多可以深思的点,我只是浅谈我个人喜欢的。

最后,如果各位身边有患病的家属亲朋,务必劝诫接受正规治疗,此点针对本剧张长林第一次出场。老实说假药的托发言实在是一听就觉得假,但对于某些患者而言却只会觉得那是希望。我的母亲也是这样,我并不相信她目前服用的药物,但我却劝不了。

希望每个人都是平安健康,相信现在的疑难杂症未来能够轻易解决,虽然我无法确信那是何时,但是身为病人一定要有存活下去的希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iss.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此文深度剧透,就是一个剧情介绍。

因为隔了大概一个月了,有一些细节记不清了,难免有出入。

程勇,一个卖印度神油的油腻中年男。

程勇在街边小店里卖情趣保健品,主打印度神油。店里生意很差,旁边操着上海话的旅馆老板帮着推销都难以挽救伟哥当道时神油的颓势。程勇店租都交不起了,房东的电话都躲着不接。

程勇晚上回家,父亲基本瘫痪了,保姆在喂着吃饭,程父情绪激动,因为接到了前儿媳的电话,要把孩子接到国外去,老人家不同意孙子移民到国外,当然,程勇也不同意。程勇接过饭盒和勺子,给父亲喂饭,场面凄凉而温馨。

平时儿子与前妻一起生活,隔一段时间,程勇与儿子一起待一段时间。在澡堂里,程勇教儿子游泳,用搓澡巾很用力的给儿子洗搓,然后一起吃饭,犹豫以后还是给儿子260块买球鞋。(当与儿子分离,这种被需要感让程勇或许有一种满足感吧)

当把儿子交给前妻时,儿子移民的事重新摆在面前,两人谈不拢。前妻请了律师,但是程勇直接动手打律师,争执过程中失手打伤了前妻。在警察局,程勇面对暴怒的刑警小舅子曹斌

手足无措。(一个失败中年男的形象竖立起来)

旅馆老板介绍白血病人吕受益给程勇,让程勇帮从印度带白血病特效药印度格列宁。作为一个买保健品的小店主,程勇一下子就意识到这是走私药品,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果断粗暴的拒绝了吕受益。

程勇老爸的病情恶化,手术需要钱。筹钱无门的程勇在杂乱的小店里疯狂的寻找吕受益强留下来的名片。夜宵摊里,程勇一个人,桌上摆着三个空啤酒瓶,在纠结要不要去做违法的事以获得老爸的手术钱。

高额的手术费,窘迫的经济现状,让程勇找到了吕受益。吕受益告诉程勇,治疗某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宁在中国卖的特别贵,好几万块一瓶,但是印度有一款仿制药,药效一样,卖的比较便宜,但是印度格列宁在中国属于禁药,没有得到官方的批号,就是说从印度带药进入中国,官方途径没有可能,只能私下带。这种行为,属于走私+卖假药,严重者可能判处15年以上刑罚。刚开始,程勇是拒绝的,但是父亲病情恶化,需要高昂的手术费,自己也没有积蓄,最后还是决定走这条路看能不能赚取足够的钱给父亲做手术。

在印度,一番操作,程勇买了一行李箱药品,通过走私途径进入中国。药买到了,除了吕受益服用极少量,其他的药需要卖掉,但是卖药的过程并不顺利,很多病人不知道印度格列宁的药效,拒绝印度格列宁,吕受益和程勇两人穷尽全力,一瓶药都没有卖掉。

在卖药的过程中,两人发现病人们通过一些QQ群相互联系,他们找到了某病友群的群主刘思慧(谭卓),想通过刘思慧来推销药品。杨思慧在一家酒吧里当跳舞女郎,她的女儿是白血病患者。作为好几个病友群的群主,杨思慧是知道印度格列宁的,她在试用印度格列宁后,发现确实有效,在她的推动下,印度格列宁打开了销路。

在某次卖药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抢药的黄毛(章宇),上演了一番追逐战之后,发现黄毛很穷,2000块一瓶的印度格列宁也买不起,但是心底善良,把抢来的药分了一些给其他很穷的病友。程勇恻隐之心,把黄毛招揽进了卖药的队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