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麻将源远流长,据说它源于我国历史上最古老的棋牌游戏——博戏。博戏到了唐代,演变成叶子格戏,到明朝,成了马吊牌,到了清代,进一步完善,成型为与现代相同的麻将牌。按如此说,麻将在中国就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麻将牌从无到有,从简到繁,从粗到精,经历了一个逐步发展、逐渐完善的过程。直到今天,麻将的规则,还没有象棋、围棋那样的统一规则,各地都有约定俗成的打法。在国内,大而别之,就有南方麻将与北方麻将之分;小而别之,还有各省不同,甚至各县的不同。

在中国,麻将简直是人人都晓得的棋牌游戏工具。它能够用来消遣、能够用来赌博,但是作为智能锻炼的工具也能够用于益智。假如拿它与棋类、扑克相比拟,那么它与舶来品扑克更接近,因而在一定意义上能够说它是中国人的“扑克”。这是指它的玩法,需求有4个参与人,更重要的是,游戏中的参与人的决策是不肯定性条件下的决策。与扑克不同的是,麻将的打法简直能够归结为一种。

打麻将不同于下象棋、围棋。下棋时一着一招明明白白,输赢纯粹凭智力和技巧技术,偶然性很小。而打麻将除了技巧经验之外,还要靠相当的运气,即所谓的“手气”。打牌时,除了妥为利用已来之牌外,对未来之牌只能靠运气。只要运气好,即使新手也不见得输给有多年牌龄的人。于是有人说打牌是“三分技术,七分手气”。当然,运气不可能决定一切,新手可能在几局甚至几场中靠手气或许能战胜同桌高手,但几十局下来,总是输多赢少。打牌的人如果有精湛的技术再加上不错的运气,则一定会获大胜。而如果四家都是麻坛高手,那就只能凭运气。有时牌非常好,停了三张牌,摸了好几圈就是不和,而下家一张卡牌却能自摸。打牌时还得讲感觉,也称第六感觉。其实就指一个人是否有瞬间的判断反应能力和敏锐的直觉力,还有良好的记忆力(记住他人打出的牌)。

这是说,虽然各地的详细打法似乎各有不同,存在许多细微的差别,但是关于战略研讨来说,这些差别却不是基本性或准绳性的。

有人说,女人的直觉比上帝的预言都准,这不能不说有些道理。打麻将不凭感觉不行,光凭感觉也不行。手中将来何牌,不可能预测,打麻将的奥妙就在于人们在一张一张摸牌时的感觉和期望,它诱惑人们无数次地去碰运气。所以麻将就跟足球一样,扑朔迷离,变化无穷,具有不可预测性,因而趣味性更浓,吸引力更强。

图片 1

另外,麻将的打法易学易懂。当然,学会打麻将的基本方法和约定俗成的规则并不难,而要提高技术战术水平,却需要长期实践经验积累。尤其是麻将活动的个体性突出,四方混战,三家为敌,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竞技形式。四个人上场,任何一方都是与三个对手较量,打一张牌或留一张牌,均要考虑三家对手的变化和得失。在四个人紧张激烈的交锋当中,只能有一方谋算得当,觅得战机,捷足先登,以和牌获胜。也正是由于麻将的种“易”与“难”之间对立统一的关系,增加了它的情趣性和吸引力。

有人说,女人的直觉比上帝的预言都准,这不能不说有些道理。打麻将不凭觉得不行,光凭觉得也不行。手中未来何牌,不可能预测,打麻将的微妙就在于人们在一张一张摸牌时的觉得和希冀,它诱惑人们无数次地去碰运气。所以麻凑合跟足球一样,虚无缥缈,变化无量,具有不可预测性,因此兴趣性更浓,吸收力更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